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eping it 100

 
 
 
 
 

日志

 
 

米修和我  

2015-11-24 00:54:58|  分类: happy reason!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米修和我 - R. - Keeping it 100

我的兩個室友領養了一只小貓. 動物救助站的工作人員給他起名叫Michu; 剛領回來的時候, 室友想給他改名hero(日文發音). 不知為什麼叫了幾天, 還是重新叫回米修. 

從小到大我并沒有養過寵物的經歷. 老實講, 我甚至沒有抱過一隻狗或者貓. 而且我并沒有興趣接近小動物. 我有一個熱愛養小動物的哥哥, 小時候跟著看他養過小鴨子 - 有一次, 因為要給小鴨子準備洗澡的水, 我哥就讓我捧著它幾秒鐘. 我能感受到它在我掌心里抖動著翅膀掙扎, 濕漉漉的腳蹼急促地無目的地踩著, 它那麼小那麼瘦, 我幾乎能摸到黃色的短小的羽毛下細細的骨骼. 我努力握著它怕它撲騰飛走, 卻又怕自己太用力 - 這完整的生命完全在我的手心里啊!
大概只有幾秒鐘吧, 我最後把它扔回水裡 - 它熟練地從我手邊游走了, 我後退了一步, 暗自驚恐不已. 
從那時起, 我就對動物有了"敬而遠之"的態度. 我尊敬他們的存在, 卻完全不想要控制擁有他們的權利. 於是我把這態度小心收好, 悄悄藏匿在人群裡, 不想成為那個"不喜歡小動物"的人. 

所以, 米修對於我來說, 一開始只是另一個室友的存在. 我們除了交流困難以外, 每次見面都短促而匆忙. 每次在走道裡打個照面, 米修都弓起他的背, 扭身就跑, 有時慌不擇路滑倒撞上紙箱, 反而一下子找到避難所, 他慌忙地藏在角落, 卻又露出一隻眼偷偷看我. 但其實老實講, 我收到的驚嚇并不小過它. 有時候我回房間, 正碰見他在走廊裡張望. 我們也對視幾秒 - 我很緊張, 盡力從自己的眼神里表達友善. 可是下一秒里, 他就飛快地跳回他房間 - 我反而鬆了一口氣, 要不然接著對視下去, 我該怎麼開始我們的對話呢? "喵?"
這種程度的貓語, 會被笑吧? 

我們相安無事一個多月. 我沒有對他增加一點好感, 無論我多慢手慢腳, 他每次見我還是一副見到鬼的樣子. 
可是我的房間對米修的吸引力與日以exponential的倍數增長. 好幾次我回房間, 剛走到門口, 就見一個白色的影子貼著墻躥出去. 我也許應該對這種嚴重侵犯我隱私的行為生氣. 可是我連"喵"都不會說, 也不好意思跟他發生爭執. 所以我每次回房間都儘量放慢腳步, 給米修一點時間優雅地逃走 - 我這樣好心的室友真的不好找吧. 
後來米修也不逃了. 有時候室友找來我房間, 問米修在不在. 
"在我這裡嗎?" 我趴在地上, 往床下看, 果然它蹲在角落, 拿一雙黑乎乎的眼睛看我, 不說話. 也沒有動. 我有些吃驚 - 我對米修來說, 既不是食物和住所的提供者, 也沒喲攜帶"愛小動物"光環, 更沒有好玩的玩具 - 我并不理解他對我房間的興趣. 但是本著 "子非魚, 安知魚之樂" 的態度, 我也坦然隨他去. 我沒有親近過動物, 也沒有被動物親近過. 這種程度的接近對我來說已經是新鮮. 

米修漸漸來得更頻繁了. 也漸漸地從床底挪到了房間的各個角落. 有時候我在學習, 眼角就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試探性地走進門來. 我扭頭看他, 他也歪著頭看我, 躊躇著腳步有點不知所措. 我再回頭看書桌, 就一定能聽到他飛速從我背後竄進我房間的聲響. 
房間會很安靜, 有時候我扭身看他, 他舒服地貼著地毯, 把四肢伸展得亂七八糟. 肚子下的肥肉隨意堆著, 眼睛眯成一條線, 發出呼嚕呼嚕地聲響. 如果我起身倒一杯水, 再遠遠看他, 他一定睜開眼睛抬頭尋我, 確定我沒離開房間以後, 再輕輕把眼皮沉下睡去. 
我倒沒有在意過他什麼時候離開我房間的, 總之他走的時候就走了. He leaves when he leaves.  
老實講, 我對我們之間的無聲的默契有點得意. 

前幾天, 米修悄悄地衝進房間來, 徘徊了一圈, 才發現我翹著腳在床上躺著看電腦. 他也沒多猶豫, 跳上我的床, 軟著走了兩步, 也在我身邊躺下了. (喂先生你太自然了吧)
他沒看我, 只是習慣性地伸展開四肢, 扒拉著我的毛毯, 把他柔軟堆著的肚子肆無忌憚地露在外面. 閉起眼睛, 開始打咕嚕 
我猜正常人也許會伸手撫摸米修. 可是我也不知道怎麼摸一隻貓, 當下也不并不覺得恰當. 
所以我又看回屏幕, 開始看我的netflix. 
靜謐的晚上, netflix+暖氣, 溫暖的柔軟的床, 我和一隻貓, 淺淺地打瞌睡. 

我很享受這點到為止的陪伴. 

就在現在, 在我打字的時候, 米修正在我的床上側躺著, 把身體癱軟成一小坨白色的影子, 跟西曬的陽光混在我的白色毛毯裡. 看著他, 我好像能感受到內心一個軟軟的角落, 被溫柔地觸碰到了. 

(歡迎圍觀我的instagram for more Michu. )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